散文选刊·下半月网站

散文选刊·下半月2017年第7期  文章正文

睡在麦田里的父亲

字体:


  父亲这一觉,一睡就是20多年,直到现在,也没醒。

  麦苗用了一个冬天、一个春天、半个夏天来生长,父亲便跟着麦苗的脚步,躬身除草,施肥,呵护着每一棵麦苗的拔节打苞和抽穗。东南角的那棵柳树,是父亲种下的,粗大的树干上布满了皱纹,像父亲的额头。没有柳树之前,麦田是盐碱地,是荒草滩,不长一棵麦子。

  晚秋的一个中午,我还不到八岁,母亲忽悠我:“你是个小男子汉了,愿不愿意帮大人做点事?”我点点头,挎着母亲递给我篮子,按母亲指给的方向給父亲送饭。不知走了多远,才隐约望见一头牛影儿、一个人形儿,一个在前,一个在后,一个伸长了脖子拉犁,一个佝偻着身子推犁,像朱仙镇的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散文选刊·下半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