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选刊·下半月网站

散文选刊·下半月2017年第7期  文章正文

大黑

字体:


  那时村里家家都养着牛马,牛主要用来犁田耕地,马呢则用来拉车搞运输。我家那时养着一头浑身墨黑、膘肥体壮的大水牛,我管它叫大黑。农民都把牛当宝贝宠着,我的父亲虽然是国家工作人员,对牛却有极深的感情,平时悉心呵护,过年时还要专门舀一脸盆大米饭,拌上盐给大黑吃。

  我对大黑却没这么深的感情,因为它我没少挨父亲的剋。那时我在乡里念初中,学校放假后,我的主要任务就是上山放牛。那时村里牛多,牛把村子周围的草都啃了个精光,放牛可真不是件轻松活。父亲傍晚回家只要見到大黑肚子大半还空着,就会骂我是吃干饭的,连牛都放不饱。我小声嘟囔着说山上的草都让牛吃光了,父亲便会怒不可遏地说:“山上没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散文选刊·下半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