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选刊·下半月网站

散文选刊·下半月2018年第2期  文章正文

苞谷花

字体:


  叫花,却非花。

  鄂西北的保南乡下,都把玉米叫做苞谷。俗谚的“五谷丰登”,苞谷是其中的重要一种。山上都是旱地,种不了稻谷,就种苞谷。苞谷是粗粮,粒大,坚硬,粗糙,还附着厚厚的表皮,需要一遍遍地磨。磨碎了,去了皮,才能煮了吃。远不如稻米,去了壳就能煮出白花花的米饭,又香又细腻。苞谷米吃时间长了,一闻到大米饭的味道,那个香,还有那个馋啊,真的无法形容。少了它,地就少了生气,农人就丢了魂。

  小时候,我们那个地方是山村,没有一片水田,不产一粒稻米,平平整整地铺在山脚山边的梯田里,只能换着季节地种着小麦和苞谷。冬季是小麦,夏季轮到苞谷。交替往复,周而复始,一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散文选刊·下半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