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选刊·下半月网站

散文选刊·下半月2018年第6期  文章正文

母亲的大豆酱

字体:


  母亲最会是做大豆酱。她做的大豆酱,色泽鲜艳,黏度适中,味鲜醇厚,咸淡相应,是儿时餐桌上绝佳的下饭菜。

  一入冬,母亲就会把买回家的大豆,散落于斜放的炕桌面上,选种子般认真除去大豆中的杂物,清水洗净晾干,然后把大豆倒进热锅里噼里啪啦地翻炒。

  炒大豆,要注意火候。不能炒煳了,煳了发苦不香;也不能炒得太轻,炒轻了做出的酱发黄,颜色不好看。炒大豆,就像炒瓜子,火不能太急,多用文火。大豆炒熟,要焦而不煳,是为调色,呈棕色为宜。炒大豆,以炒熟为目的,炒熟才有助酱香。炒熟的大豆,我会趁母亲不注意揣进兜里几把,出去玩的时候“闲嘎嗒牙”,炒熟的大豆,可比爆米花香,熟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散文选刊·下半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