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选刊·下半月网站

散文选刊·下半月2019年第11期  文章正文

咥碗搓搓面

字体:


   上天眷恋我,生在关中。

   在我心中,搓搓面就是“面霸”,据说源于周代。家在关中西府,一年难得吃上一碗搓搓面,逢年过节,母亲最爱做搓搓面。饿死鬼掏肠子。为了早早能吃上面,我不嫌烟熏火燎,帮母亲拉风箱烧锅。捞出第一老碗,我调好料后,就蹲在屋檐下或大树下美美咥上一顿,挺着肚子、打着饱嗝儿在村里闲逛。后来出了城,二十多年海吃海喝,终是“酒肉穿肠过,搓搓面心中留”。可惜,很难找到传统特色的搓搓面了。

   某年夏日,有一位外地女诗人来西安,看完秦腔和皮影,听了一曲街头流浪歌手的《长安夜》:“一弯千秋月,洒下满城雪,风儿未动心摇曳,这头人影乱,那边酒旗斜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散文选刊·下半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