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选刊·下半月网站

散文选刊·下半月2019年第11期  文章正文

豆娘

字体:


   幼时无知,常常把小豆娘唤作蜻蜓,闹出几许笑话,比如,认定那纤弱的小豆娘就是女蜻蜓,至于真正的蜻蜓,看着它面目凶恶怪异,便界定为男蜻蜓。再比如,我们用男女蜻蜓玩“过家家”“女嫁郎”的游戏,其形式是一群光屁股孩儿在河边地畔上疯跑一圈后,人人手里就多了几只小飞虫,于是凑在一起比对,若恰有女孩子捉了“女蜻蜓”,而男孩子又恰巧捉了“男蜻蜓”的,便成了天定的姻缘,先交换手里愣笃笃的飞虫,而后各上各轿,轿子自然也是力气大的孩子胳膊腕相握而成的,一番游逛逗闹之后,便将那定情之物在河边放生……有一回,我竟也逮到了“男蜻蜓”,遗憾的是,捉到豆娘的是村庄里一个又黑又瘦满脸雀斑的小女孩儿,不爱说话,又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散文选刊·下半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