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选刊·下半月网站

散文选刊·下半月2021年第4期  文章正文

父亲打我

字体:


  小时候很皮,大错不犯,小错不断,老师经常到家里“告状”。每次老师家访走后,我就免不了挨父亲的尺子。父亲不善言辞,所以教育我的方式就是抽尺子。尺子是现成的,就是母亲做裁缝用的直尺,是父亲自己动手做的,竹条磨得光光的,上面的刻度也是父亲一刀一刀刻上去的。小时候家里的玩具都是父亲手工做的,连这把“戒尺”也不例外。

  父亲打我是有讲究的。在父亲看来,错误严重的,抽四五下,最多六下;程度轻一点儿的,抽两三下。有时候他心血来潮,先征求我意见抽几下。我不知道父亲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只好按照犯错误的严重程度,约莫着说个数儿,父亲基本上就依我的要求抽。有时候父亲还会再追问:“重一点儿还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散文选刊·下半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京ICP备10216796号-8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